导航菜单

山西生态扶贫:“绿水青山”成民众致富增收“靠山”

中新网太原10月26日电 题:山西生态扶贫:“绿水青山”成民众致富增收“靠山”

不负绿水青山,方得金山银山。山西广袤的黄土地上,一座座山川披上“绿妆”。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,在“脱贫攻坚”与“生态治理”战场上,山西走出了一条生态脱贫互促双赢的路子。

减贫:摘掉“穷帽子”过上好日子

山西省地处黄土高原东翼,境内山峦叠嶂、沟壑纵横,生态脆弱与深度贫困相互交织。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山西探索建立了扶贫攻坚造林(种草)专业合作社脱贫模式。

“加入造林合作社以来,每年平均收入30000元左右,2019年收入达到35000元。”50岁的吴海龙是山西省交口县润莲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的一员。25日,正在进行秋季中幼林抚育作业的他说,2017年加入合作社,2018年便摘掉了“穷帽子”。

山西探索建立了扶贫攻坚造林(种草)专业合作社脱贫模式,让村民在绿水青山中富起来。高瑞峰 摄

近年,围绕增绿、增收两条主线,山西联动实施造林绿化务工、退耕还林奖补、森林管护就业、经济林增效、林产业增收等项目,依托造林合作社,一大批像吴海龙一样的贫困户,摘掉了“穷帽子”。

山西省石楼县地处黄河中游东岸,山大沟深、梁峁成群,贫困人口曾占到全县农业总人口的一半以上。该县实施“党支部+造林合作社”模式,组建造林合作社137个,形成“造林”“管林”“用林”三位一体的生态建设新格局,全县5.1万贫困人口、边缘贫困户享受到生态脱贫的政策叠加红利,成为“脱贫摘帽”的重要支撑。

山西省林业和草原局数据显示,该省共组建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3378个,吸纳贫困人口7.03万人,2017年至2019年,13.7万人次贫困人口3年获得劳务收入11.25亿元。

脱贫:绿富同兴的“山西故事”

开展集体公益林国有林场托管、发展林业新型经营主体8816个、启动林业资产性收益试点,及培育沙棘、连翘、油用牡丹等区域特色生态产业,山西在林权改革、资产性收益、盘活资源等方面,以改革创新促增绿、增收,充分释放政策“红利”。

山西省岢岚县发挥沙棘资源优势,成功打造出一条“种植沙棘、改善生态、发展生产、农民增收”良性发展的循环产业链条,全县人工和野生沙棘林共49万余亩。作为当地收购沙棘致富的带头人,该县水峪贯乡芦子河村村民吴文俊说,“别看这长在山里的小果果不起眼,给村民带来的收入却很可观。”

山川绿了,民众富了,山西生态扶贫实现连续3年每年惠及贫困人口52万人以上。高瑞峰 摄

山西省造林局党总支书记齐永红介绍,在新一轮退耕还林中,编制了《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树种选择指南》,引导退耕农户调整优化树种、品种结构,围绕“西干果、东药材”布局及“小灌木大产业”思路,发展市场前景好、开发潜力大的木本油料、药用等特色经济林树种。

2017年至2019年,山西共向国家申请到退耕还林任务473万亩,获得国家补助资金75.68亿元。其中,436.6万亩任务安排在贫困县实施。同时,山西在国家补助标准基础上对退耕农户每亩增加补助300元,贫困县造林补助每亩增加400元,非贫困县造林补助每亩增加100元。

山川绿了,民众富了。通过造林绿化务工、退耕还林奖补、森林管护就业、经济林增效、林产业增收等项目,山西生态扶贫实现连续3年每年惠及贫困人口52万人以上。

防贫:“输血”变“造血”激活乡村内生动力

山西通过推进开发造林、购买造林、置换造林等新机制,从生态补偿脱贫、国土绿化脱贫、生态产业脱贫方面入手,推广“合作社+农户”“经营组织+合作社+农户”模式,改善三晋大地生态环境的同时,将扶贫工作由“输血”变“造血”,巩固脱贫成果。

山西省平顺县东罗川村位于太行山腹地,全村130户348人,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48户136人。2015年,山西省中条山国有林管理局对口扶贫东罗川村。

山西引入PPP模式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,拓宽富民惠民绿色路径。高瑞峰 摄

“通过建设林业技术实训、道地药材、苗圃、养殖基地,实施产业扶贫,同时开展劳务输出、结对帮扶等措施。目前,已累计为东罗川村村集体增收近50万元,年户均增收1.5万元,扶贫工作由‘输血’变‘造血’。”中条山国有林管理局局长赵水清介绍。

山西省大宁县“购买式造林”模式,让村民在绿水青山中富起来。2016年至2019年该县完成购买式造林21.67万亩,带动5290户15883人次实现脱贫。大宁县委书记王金龙介绍,该县将“购买式造林”经验推广到农村道路、水利等领域,多管齐下激活乡村内生动力。

此外,山西引入PPP模式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,拓宽富民惠民绿色路径。2020年是山西林业生态扶贫PPP项目启动之年,据了解,该项目总投资174亿元,合作期30年。目前其一期授信61.76亿元,首笔20亿元贷款已发放到位。据测算,项目建设期间,平均每年可吸纳农村富余劳动力35.23万人。(完)